瑞典二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深大腦癱畢業生: 不能只等被人愛,也可以愛人助人

2018-08-03  南方日報  AⅢ03版  采寫:穆玉潔 策劃/統籌:呂冰冰 張瑋 記者 朱洪波 攝

梁澤宇
梁澤宇。

王承乾
王承乾。

今年的深圳大學畢業典禮上,校長李清泉為兩名“特殊”的學生頒發畢業證書:一位是國學精英班的王承乾,他在母親的攙扶下緩步上前;另一位是哲學專業的梁澤宇,他乘坐電動輪椅獨自上臺,兩人均為腦癱殘疾人。

接過學位證后,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與歡呼。這是深圳大學首次招收的有行動障礙的學生,學校特意準備了單間宿舍,對洗手間、沖涼房進行無障礙改造,而兩人4年來也不斷顛覆著外界對殘障人士的認知。

王承乾沉穩專注,年年獲得“一等獎學金”和學術競賽獎項,已被南京師范大學歷史專業錄取為研究生,業余時間則做義工,去敬老院陪老人談心;梁澤宇開朗敏思,在校期間不僅做校園心理師,還初嘗創業成果,并于上月獲得深圳市首屆“殘健共融”殘疾人創新創業大賽復賽晉級資格。

“不做只是等待被別人愛的弱者,我們同樣可以給別人愛和幫助。”如今,兩位腦癱大學畢業生的故事已傳遍街巷,而其成長經歷中的點滴也折射出深圳及其助殘事業的發展。

1 能走路,就堅決不坐輪椅

“這位同學,請站起來自我介紹。”

“老師,我叫梁澤宇,我站不起來。”

這是梁澤宇第一次走進小學課堂的情景,他至今記憶猶新。直到那一刻,班主任老師才驚訝地發現,這個看起來清秀開朗的小男孩竟然是殘疾人。

腦癱讓梁澤宇自幼雙腿喪失了行動能力,只能依靠助行器,雙手也比正常人僵硬。見到梁澤宇時,他坐在電動車的座椅上,瘦小的身軀上頂著個大腦袋,平日里喜歡玩手機、聽音樂、打電游、派對、“轟趴”,就像那些酷酷的年輕人。

梁澤宇6歲時,隨父母從山西平遙來到深圳。到了該上學的年齡,梁澤宇遇到了障礙,“雖然國家保障殘疾人擁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權利,但依然有一些小學不愿意招收我這樣的學生,理由無非是擔心安全、成績會不會拖后腿”。

幸運的是,就在那一年,他家附近的南山實驗鼎泰小學開始辦學招生,梁澤宇報名并通過了入學考試,順利成為該校的學生。他表示,“當時父母謹慎考慮,并沒有提前向學校透露自己的身體狀況,但校長和老師得知后都很愛護我,并沒有將我拒之門外。”

和梁澤宇一樣,王承乾的父母對他能否順利入學也心存憂慮。“當年,景鵬小學程校長和我單獨交流一番后,覺得我挺不錯。”王承乾表示,程校長為了能更好地照顧他,還特意安排有小孩的女老師做他的班主任,這令他和父母十分感激。

腦癱不僅讓王承乾行動困難,還損害了他的聽覺,影響了他的語言學習。直到今天,王承乾仍然需要佩戴助聽器才能聽清別人講話。

一歲八個月,王承乾才會開口說話。他的母親徐母月回憶說,當時他們正在全國各地輾轉求醫。那天,他們來到了北京的天安門廣場,城樓上八個紅燈籠明晃晃的格外耀眼。小承乾眨著眼睛出神地看著,終于開口吐出了第一句話,“大燈籠,大燈籠”。至今,徐母月仍記得當時全家人的欣喜。

“既然生了這個小孩,就要好好地去培養,無論他怎么樣。”確診小腦癱瘓后,醫生建議王承乾的父母要王承乾自己加強鍛煉,恢復部分身體機能,達到自理。

王承乾4歲時,母親就領著他學習鋼琴,提高手指的靈活度。深圳市殘聯的康復中心為14歲以下的殘障孩子免費提供康復訓練,徐母月在兒子參加康復訓練的同時,也帶著他到北京、西安等地四處求醫問藥,做中醫針灸和按摩。

從王承乾上小學二年級開始,徐母月徹底辭掉工作全天陪護在他身邊,接送他上下學,幫助他康復訓練,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在學校里常常看到母親扶著他下樓梯,每個動作都是那么小心仔細,盡管額頭上早已滲出了豆大的汗珠,但仍舊一絲不茍地扶著他下最后一個樓梯。

“只要我還能扶著他走路,我就堅決不讓他坐輪椅,能扶著他上樓梯,就盡量不坐電梯。”徐母月希望,兒子可以像正常人一樣行走,哪怕比別人慢一點。

正是這樣不間斷的練習和治療,王承乾的雙腿才逐漸變得更加有力。如今,王承乾看起來結實健壯,沒有明顯的肌肉萎縮跡象,可以獨自扶著拐杖和助行器短距離行走。

2 只要有可能,就堅決不拖后腿

在深大四年期間,本著出行方便的原則,學校給兩位殘障學生各自安排了一個單間宿舍,都在一樓的位置,并且距離教學樓、餐廳和圖書館很近。為了照顧梁澤宇的情況,學校對他的宿舍洗手間、沖涼房進行了無障礙改造。王承乾則有母親時刻陪伴在身邊。

采訪中,王承乾幾乎從不提及自己面臨的困境。自信,樂觀,是他留給人最直觀的印象。當被問到“是否有想做但做不了的事”時,王承乾把目光轉向門外的籃球場,笑道:“打籃球啊,如果我能打籃球,就不會有今天的采訪啦。”

在王承乾的印象中,只有小學的那次地震演習算得上因為殘疾而導致的傷心事。演習時,同學們爭相往樓下跑,王承乾只能待在教室里。王承乾稱,其實自己也沒有難過多久。他多次強調的,是他父母從小就叮囑他的那一句話:“你不是等待被別人愛的弱者,你同樣可以給別人愛。”

王承乾試著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回饋社會對他的關愛。在大學期間,他參加了深圳U站的義工活動,為過往行人答疑;去敬老院看望老人,陪老人談心、做游戲。

梁澤宇進入大學后也很快就融入了班集體,“雖然不能跑跑跳跳,玩瘋起來也沒覺得自己和大家有啥不同”,“周圍的朋友有心事、煩惱也會和我傾訴。”

從高中到大學,梁澤宇一直是學校心理社團的成員。對于愛觀察、愛交際的梁澤宇,心理咨詢的溝通技巧、人格分析都是感興趣的課題。

“我們提倡同伴幫扶,同學們處在相同的年齡段,有相似的經歷和狀態,做心理幫扶有一定的優勢。”梁澤宇說,心理咨詢最重要的是傾聽和共情,讓對方覺得你理解他、懂他,人往往需要的是心理支持,不需要你的很多建議,道理和心之間是有距離的,他自己知道該怎么做,只是他希望有人去傾聽他和理解他。

“上學之后要努力學習,跟同學們好好相處,不能拖大家的后腿。”這是父母從小叮囑梁澤宇的話,成了他上學以來的基本信念。梁澤宇稱自己是不算十分刻苦,但是頭腦比較靈光的學生,成績一直不錯,總是排在全班前十名。

說起高考,梁澤宇感到遺憾的是,當年一本分數線是560分,他的高考成績是554,距離一本線只差了6分。

“我手腕外旋有障礙,寫字要比別人慢得多。”筆者留意到,梁澤宇的雙手有些變形,右手握筆有困難,下筆力道也比別人輕。“我這種情況在香港是可以申請加時的,但是內地目前還沒有這一制度。”梁澤宇說。

3 唯一免考生的學術夢

在網上搜索“王承乾”,馬上會蹦出一個醒目的新聞標題——“腦癱學子王承乾高考超一本線12分”。這是2014年高考放榜后,媒體對王承乾的報道。雖然成績出色,但是考慮到自身的身體狀況,不適合離家太遠,王承乾選擇了深圳大學。

走進王承乾的宿舍,滿眼都是書,門口的書架上、上層床鋪上、書桌上,各類書排得滿滿當當。在父親的引導下,王承乾從4歲就開始自己看書。在給王承乾買書這件事上,父親毫不吝嗇,“全套二十本的《大英百科全書》,他都一口氣背回了家。”

在父親的影響下,王承乾從小看《百家講壇》節目,從閻崇年先生的《正說清朝十二帝》開始,他幾乎期期不落地看,即使有其他的事情錯過了,也一定會看晚上的重播。最喜歡的是《易中天品三國》。可以說,《百家講壇》是王承乾的啟蒙老師,為他打開了歷史這扇厚重的大門。

因為最喜歡中國古代史,王承乾報考大學選擇了國學專業。由于行動不便,缺少很多戶外活動的機會,反倒塑造了他踏實專注的性格。他習慣了宿舍、課室兩點一線的生活,除了上課,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宿舍里看書。

上課時,王承乾永遠坐在第一排,不玩手機,認真聽講,對任何作業和課題從不怠慢。雖然上課發言口齒不伶俐,很多老師都對他說,“你有什么疑問寫在紙上問我就好,課下可以通過QQ、微信、郵箱來聯系我。”只要有信息,老師們看到了一定會回復。

在人文學院歷史系教師常彧的指導下,王承乾提前進行畢業論文的寫作,常彧對王承乾的評價是:“經過四年的學術訓練,學術敏銳度和敢于同前輩據理力爭,提出自己新銳觀點的素質他都具備。我更敬佩的是他從不會強調自己身體的特殊情況,比起正常人更加自強。”此外,王承乾建了一個歷史專業交流群,與對歷史感興趣的朋友分享交流歷史研究相關問題。

好學深思的他憑借排名第一的成績和扎實的學術功底,成為今年國學班唯一一個推免生,并順利被南京師范大學歷史系錄取。如同孔子在《論語·衛靈公》中所說的那樣,“人能弘道,非道弘人”,雙腿不便的他卻在學術路上越走越遠。

談到未來的規劃,王承乾脫口而出:“當然是考博士!”說到這兒,他停頓了一下,“這可不是一條容易的路,全國博士生只有7萬”,而后他又露出笑容,“不過最近看新聞報道又有不少腦癱博士,比如吉林大學博士王甦菁被稱作‘中國版霍金’,還有北京理工大學的計算機博士張大奎,莫天池拿到了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計算機專業的博士全額獎學金……這也充分說明了健全人能做到的事我們也行。”

4 創業路上的助殘實踐

與王承乾執著于學術之路不同,性格更為活躍的梁澤宇在大學四年中,找到了完全不同的發展道路。

“我之所以選擇深圳大學,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深大是一所綜合性大學,在這里可以認識很多不同專業的朋友。”大學讓梁澤宇看到了身邊眾多想法獨立的同學。“深大的校園氣氛真的很有朝氣,老師愿意讓學生嘗試很多與學習無關的事情,可以做更多有趣的事。”梁澤宇說。

梁澤宇大二時與小學認識的朋友共同經營起一家奶茶店,這也是他大學期間一個重要課程,讓他提前感受到了小微企業創業初期面臨的困難。雖然第一次創業并不成功,但他認為自己從中獲得了積極的經驗,并且有了信任的朋友一路陪伴和支持。

如今,梁澤宇一個新的創業項目正在醞釀之中。2018年7月10日,深圳市首屆“殘健共融”殘疾人創新創業大賽初賽在深圳市殘疾人綜合服務中心順利進行,最終評選出了34個項目晉級復賽。其中,就包括梁澤宇的“海之景”草缸文化項目。

作為項目主創,梁澤宇介紹:“現在,人們對于水族缸的理解還停留在‘養魚的容器’概念上,仍在思索怎么別讓觀賞魚死得太快,許多商家自身藝術及技術水平都有待提高。之所以選擇這個創業方向,是為了讓更多人了解草缸,欣賞草缸之美,發展草缸藝術,逐漸形成中國獨有的草缸文化。”

四年的哲學學習,讓梁澤宇積累了一定的國學文化素養,對文化傳播有了一定的理解,幫助他為團隊做品牌推廣、文化傳播及協助培訓。

“項目在商業推進的同時,也希望通過專業培訓,讓適合的殘疾人加入創業團隊。經過討論,我們認為聾啞人就非常適合參與草缸的產品部分。”

梁澤宇說,聾啞人在殘疾人中占有極大比例,據不完全統計,全中國有8500多萬名殘障人士,其中聾啞人士接近3000萬人。他們的就業渠道相當少,皆因外界認為與他們溝通成本高。

“通過這個項目,可以培養聾啞人的專業技能,幫助他們更好地就業甚至創業。同時,我們還希望培訓一些肢體殘疾人參與電商、營銷、文化推廣等項目,幫助更多的殘疾人融入社會,體現自己的價值。”梁澤宇說。

據統計,2017年深圳戶籍殘疾人就業率達到60%,在廣東省遙遙領先,殘疾人就業每年新增近500人,殘疾人按比例就業、集中就業、自主創業、輔助性就業服務體系逐步完善……深圳這些新舉措為障礙人士及其家庭提供了有效的社會支持系統。

5 深圳全面創建無障礙城市

生活中,母親是王承乾形影不離的“拐杖”。看著兒子獨自顫顫巍巍地向前走,徐母月的心總是跳到嗓子眼,“腦癱兒的平衡能力很差,稍不平坦的路面都有可能把他絆倒。”她表示,目前王承乾行走只能扶著柵欄或墻壁,到了空曠的地方就無所適從,獨自過馬路更是不敢想象。

在深大四年,徐母月每堂課都伴護兒子左右,因為手活動不方便,她課上幫著記筆記,課后協助查資料。在收到南京師范大學的錄取后,王承乾需要離家在外生活,徐母月依然打算陪伴兒子到南京上學。正是母親不懈的鼓勵和無微不至的照顧,為承乾的精神世界蓋起了牢不可破的城堡。

然而,母親不可能陪伴孩子一輩子,以后誰來照顧王承乾?近些年來,徐母月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經過申請,深圳市殘聯免費為王承乾資助了價值9000元的電動代步車。徐母月很高興,“有了代步車,即使沒有我在他身邊,也可以放心讓他出行了。”

梁澤宇則從12歲開始就不再要保姆和家人陪同,在家里待不住的他,喜歡獨自“溜達”,代步電動車是他的出行“伙伴”。

開車也是梁澤宇的夢想,雖然有點遙不可及。他表示,自己10年前在歐洲旅行,碰到過一個坐輪椅開車的殘疾人,這讓他羨慕不已。“那臺車做了一些改造,有一個升降梯可以把輪椅放進駕駛位,這在國內就比較難,汽車做點改造都要去車管所報備。”梁澤宇說。

他還表示,深圳的無障礙設施做得很好,只要是地鐵能夠達到的地方,他都可以順利前往,地鐵站和購物中心里都設有升降電梯。然而,無障礙設施也時常被侵占、被破壞,“無障礙”上有“障礙”的現象隨處可見,“比如殘疾人專用洗手間,清潔人員有時會在里面堆雜物和清潔用品,我常遇到的情況是有洗手間,但用不了。”他指出,國內的助殘意識還是有待加強。

這些年,深圳殘疾人事業發展迅速,像梁澤宇和王承乾一樣的殘障人士迎來了更多更好的福利。

據了解,深圳已經實現困難殘疾人生活津貼和重度殘疾人護理補貼全覆蓋;殘疾少兒康復救助范圍從0—16歲擴展到0—18歲;康復訓練、人工耳蝸植入等救助標準明顯提高;成年殘疾人和高齡殘疾人均納入了康復保障范圍;殘疾人精準康復率達到94%,排在全省前。

“十三五”期間,深圳將全國率先創建全面無障礙城市,并擬在2018年年底前,制定無障礙設施微循環改造計劃報市政府批準實施,對全市范圍內的市政道路、商業街區、公共場所、住宅小區、辦公樓宇、醫療和教育機構、旅游景區的無障礙設施實施全方位無縫連接改造。

這不僅是廣大殘障人士的一大利好,也對深圳率先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先行區,建成競爭力影響力卓著的創新引領型全球城市具有重要意義。


(責任編輯 黃燕如)

2018-08-03

相關新聞

  • 打印本頁
  • 返回頂部
  • 關閉本頁
瑞典二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群英会遗漏查询彩乐乐 快乐10分8个号中了多钱 重庆时时彩苹果app下载 湖北11选五200期走势 PT电子游戏厅 pk10论坛技巧论坛 体育彩票百变王牌 时时彩后一单双 六开奖现场直播i 比分直播球探